初中开始的姐弟恋,超甜!

发布于 2022-06-24 00:21

作者:瑜瑾的鱼


01


我和宋泽是初中同学,他是我在初一下学期认的弟弟。


好吧,我承认这很傻。


在我充满中二气息的初中校园中,大家都热衷于互相认亲戚兄弟姐妹什么的。


一个六十个人的班级里,分为众多家族体系。


而我,就是一个立志创办自己家族的中二少女。


在我这个家族体系中,直到毕业,也就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我,另一个是宋泽。


宋泽之所以成为我的“弟弟”,源于一场打赌。


02


那时候,为了合理的壮大家族,我仔细研究了我们班的出生年月,悲剧的发现,比我小的,还没有加入其他家族的,只有宋泽一个了。


于是,我将罪恶的魔爪伸向了只比我小三个月的宋泽。


当时,宋泽会拧魔方,班里很多人都在和他学怎么拧。


为了更好的接近他,我也成为了其中一员。


并趁机提出愿收他做弟弟的想法。


我本以为我作为考试班里前三的学霸,收一个弟弟应该不难。


但当宋泽听到我的想法后,他转动着手里的魔方,告诉我:“等你学会魔方,我再考虑。


于是,我为了拥有一个弟弟,我每天下课跑到他桌旁和他学魔方,回家上网搜着公式。


终于,等我能把那六面都拼好后,我未来的弟弟嘲讽我拧的太慢后,得意洋洋地给我讲。


“等你能在一分钟内拧完,我就答应你,当你弟弟。”


03


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,本以为壮大家族指日可待,却没想到这才是刚刚开始。


我用了将近一个学期的时间练习魔方,在临近放假的时候才收获了我这个千辛万苦换来的弟弟。


那天,我看着宋泽心服口服的放下计时用的手表,认真地叫了声姐姐。


我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
我和宋泽谁都没想到,曾经的一个玩笑之举,一个闹着玩似认的姐弟关系,竟然可以存在那么久。


我和宋泽高中时不在一个学校,我考上了市一中,他因为片外生的缘故减了五十分,只能上一所私立高中。


04


高中学习很忙,我们也只在寒暑假见过面。但只要他一见到我,总会先喊一句姐姐。每逢节日,我也总能收到来自我便宜弟弟的节日祝福。


“姐姐,节日快乐啊。”


在高中三年里,我似乎能感觉到我们之间的感情,已经不再是初中时的那样纯粹的友谊,但我们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。


我们都知道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
高考成绩出来后,我考砸了。离本科线只有一分只差,却决定了我只有两条路可以走,复读和专科。


查分的时候是深夜,我哭着给宋泽打了视频电话,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,以往我都是以大大咧咧的形象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
他隔着屏幕看着我哭了很久,没有什么过多的安慰,只是静静地陪着我。


等我情绪宣泄地差不多了,他才开口说话。我永远都会记得手机那边他对我说的那句话。


“姐,你还记得魔方吗?”


“拧魔方的结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六面全拼好。但是,我们却可以用不同的公式做到。”


“所以姐姐,我们是有着许多条路可以通往未来了,除了高考,我们还有其他选择。”


05


我选择报考了一个专科,一个省外的师专。


因为在专科里我的分算高的,可以挑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,而且省外的成绩都比较低,竞争力小,这样方便以后的专升本考试。


宋泽去了省内的一个本科学校,在他临开学前和我表白了。


“姐姐,咱们谈恋爱的话是不是也算青梅竹马了?”


“姐姐,大学都要自带对象的,你带我,我带你,怎么样?”


我说:“那我得考虑考虑,你要是能在一分钟内拧完魔方,我就答应你。”


大学的生活比高中要轻松很多。


我宋泽学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专业。一个文一个理。虽然少了些共同话题,但按宋泽的话讲,这叫做互补,让我们每个人都对对方充满好奇感和新鲜感。


确实,他可以给我讲他学的高数大物,我也可以给他讲我学的文学汉语,碰到英语还可以互相讨论。


06


因为打语音时他总叫我姐,我们宿舍的姑娘刚开始还以为是我弟弟。当我告诉她们时,她们总会惊讶地看着我。


“哇,你们是姐弟恋啊。”


距离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感情,我们互相分享身边的趣事,给对方挑选节日礼物。


几年的时光就这么从指尖溜走。


大三的时候,宋泽开始为考研而准备,我也开始准备专升本的考试。我们联系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
有一天,和别人聊起了初中同学,我突然想起了初中时的我和宋泽。


鬼使神差地发消息问他。


“当成为什么要让我学拧魔方才同意当我小弟?”


不一会儿,宋泽回了消息。


“因为,当时只有拧魔方我比你好。更何况你要学魔方也只有我能教你。”


“而且姐,你知道吗?你真的不是学魔方这块料,你拧魔方从没拧到一分钟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