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二女生被逼跳楼,悲剧背后是不该有的父母思维模式

发布于 2021-08-20 13:42

“你们爱的不是我,你们爱的是冲进班级前10的我,是排名年级前20的我。”

这是一名初二女生的遗书中的一段,我贴在下面,大家可以看一看。

看下来真的非常揪心,而且可以看出,这个孩子极度自律,自杀是踩着榻榻米跳下去的,留了个字条,甚至让父母把榻榻米擦干净。

这样类似的事情有很多,大约每年都会发生。

很多时候,我们觉得孩子心理脆弱导致的,但是导火索往往是父母的教育出了问题。

而且,可以这么说,没有自杀的孩子,不代表那些父母的教育就没有问题。

很多时候,做父母的都在强调自己如何如何爱子女,子女们又何尝不爱自己的父母呢?他们更多时候是默默承受,希望通过自己努力得到父母认可,这也是他们爱父母的一种方式。

多数孩子像《小欢喜》中英子那样的角色,不到最后一刻,不会崩溃的想要自杀。

前些年流行“虎爸虎妈”,这些年又开始流行“鸡娃”,可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固然可以理解,但不该没有节制。

更不该像这位孩子的家长那样,因为自己当年不努力造成的被动人生,就要拼命在孩子身上找补回来,这是心理畸形。

父母这个身份,因为他披着社会伦理纲常的外衣,许多的问题尤其是教育问题,被大众淡化了、合理化了。

这是一个可悲的现象。我这里总结出几点问题。


第一,一些父母采取的是心理补偿型教育。


什么是心理补偿?就是自己年轻时候不努力,等自己吃了亏,认识到错误,就拼命让自己的孩子努力。

冠之以“我们是吃过亏过来的,不想让你走老路”、“我们那时候没有怎样怎样,所以现在怎样,因此你一定要怎样怎样。”

我一位堂姐,自己上学的时候不好好读书,上课睡觉,成绩倒数,最后留在农村种大棚。有了孩子以后,孩子不好好念书,她就把孩子拉到大棚里干活,配上以“多吃点苦,让你知道读书的好处”教育等等。

这些教育,合理处固然有合理处,也能起到一定效果,但坏就坏在心理补偿效应。

这种心理补偿是可怕的,他们把私心当成苦心,把血缘当成权力,一旦孩子没有达成自己的目标,就会变得扭曲,父母子女之间就会产生冲突。

这名初二女生就是实实在在的明证。

心理补偿的根由,不是父母把孩子当成了自我生命的延伸,而是自我生命的再创造,是自己的私物,而并非尊重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。


第二,一些父母是唠叨式否定式教育。


我自己是从学生时代走来的,而我的父亲就是唠叨式打击式教育的典型。

生恐自己的儿子不努力,不断的重复我这么做,吃这么多苦都是为了你,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等等。

整整20多年,我的耳朵就像罗家英的唐僧在念经一样,从不停止。

其次就是打击,他们坚信的认为,夸奖会让人骄傲,骄傲使人落后,所以要打击、否定。

我进入初中以后,一度遭受这样的否定教育。明明语文考了第一,数学考得稍差,但班级也是名列前茅,然而他非要板着脸孔说考得不好。

后来就变得不自信、自卑。

倘若我自己没有自我治愈能力、不会进行自我教育,我想自己也会走向崩溃。

否定式教育极其要不得,任何人都希望自己做的事情能得到肯定,而得到肯定之后才会有信心做更深入的事情。


第三,我们的父母太过于焦虑。


这种焦虑是从哪里来的,其实是社会。

什么阶层逆袭啊,什么好工作、高薪啊,就是要成功,就是要做人上人。

整个社会的心理都不健康,何况我们的父母,做父母的都不是圣人,都是普通人。

但是他们又不懂得。

要知道,父母不仅仅是身份,也是权力,这种家庭权力同样可以让做父母的利令智昏,变得强硬、不讲理、暴君。

想到这些问题的时候,我就在想,自己将来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。

我是深受错误教育方式之害的,甚至因此限制了我的天赋发展。我也深知,社会上许多流行的理念是错误的,所以早早地给自己提了醒。

孩子出生他便是个独立的个体,在不进行人为基因改造的前提下,谁也不知道他将来会成为什么。

教育重要的是熏陶和引导。其实我也发现,那些寒门子弟考上名校的孩子,多数家长是积极乐观、开朗豁达的,虽然生活很苦,但乐观坚强的性格照样给孩子树立一个很好的榜样。

因为你是一个正面阳光、积极上进的父母,你的孩子绝对不会是一个负面消极的孩子。

你是一个爱读书、爱运动的父母,你的孩子绝对不会是一个沉迷游戏、懒惰的父母。

相反,那些自己打着麻将,回家揍自己孩子读书不长进的父母,必然也不会将培养好自己的孩子。

我希望天下的父母,少一些鸡娃,多鸡一些自己。别造成那么多悲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