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过眼云烟录》——初中数学张老师

发布于 2021-12-29 00:53

  张老师是我初二至初三时的数学老师。


  他身高一米七左右,大脸盘,大眼睛,大鼻子,大嘴巴。笑起来的时候显得很友善,但不笑的时候看上去有点凶。


  他自己也曾经说过,自己不上课的时候嘻嘻哈哈的,但一旦上起课来就显得过分严肃了,他还自嘲说这是“职业病”。


  他带我们的时候,刚刚大学毕业没多少年,充满着年轻人的朝气和干劲。除了完成正常的教学任务以外,还把十几个所谓的“尖子生”组织起来,免费给我们上课,讲解数学竞赛(类似于现在的奥数比赛)经常考到的各种题型及相应的解法思路,还把以前的真题找出来,给我们进行练习。大概上了十几次课,每次二三个小时。
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不久后进行的一次区级数学竞赛中,俞磊获得一等奖,我获得了二等奖,而另外一个数学老师所带的那二个班中仅出了一个三等奖。


  成绩出来后,张老师明显比往常开心,后来我们还去奉化和宁波比赛过,也有获奖。


  初三的时候,张老师成了我们班主任。后来发生了“校运会风波”。


  校运会第一天上午结束,我们班的总分名列四个班第一名(每项比赛第一名得十分,第二名得八分,各项分数加起来就是班级总分)。没想到下午刚开始比赛,就出了意外。


  上午男子400米预赛的时候,我们班有二个同学参加同一小组比赛,一个获得小组第二名,一个获得同组第三名。结果决赛的名单出来,获得第三名的那个进入到了下午的决赛,而获得同组第二名的反而没有进入决赛。


  很明显,一定是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于是张老师去找总裁判长,总裁判长马上表示调查一下是哪里的问题。


  张老师又去找了负责决赛的裁判员,哪知道那个老师却坚持要按已经确定的时间表进行比赛,说牵一发而动全身,如果因为这个,耽误了400米决赛的进行,那么后续比赛的时间就需要全部更改。400米决赛的比赛名单既然错了就错了吧,只不过是一场校运会的比赛而已,没必要那么认真。


  张老师当场狂怒,然后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:让我们班所有的学生全部退出比赛,完全放弃了那届校运会。接下来的比赛就是另外三个班的学生在比赛,我们班的学生全部当起了观众,于是我们班的总分最后掉到了最后一名。


  这就是张老师著名的“冲冠一怒”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


  再然后,我去奉化上高中了,而张老师后来也因为教学出色,上调到奉化,但和我并不是同一个学校。


  后来,他成为了那个学校的教学骨干,每年都带毕业班,工作压力很重。


  再后来听说他被查出来癌症,我当时听了也并没有当回事,毕竟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很多人可以带癌生存几年,甚至几十年的。


  然而,没想到,他被查出患有癌症后,仅仅几个月就去世了,我这才知道原来癌症和癌症是不一样的。


  后来我和张老师很多年都没有再见过面了,今天突然回想起来,颇有些伤感。特写下此文,以兹纪念。

  人生最多百年,争强好胜为何。

  一抷之土未干,过眼皆成云烟。